咸鱼中的深海鱼

微博欢迎欧美狗来玩儿→http://weibo.com/u/1640838135

一条老咸鱼
咸鱼还摸鱼

【楚白】【完结】同志们!!!当年我勾引的那孙子找上门了!!!(五)

终于更完了嘿嘿
==============
梗大概是老白年轻的时候天真地以为香帅和胡铁花是一对儿
中间折腾了一顿之后又以为自己破坏了楚胡这小两口
所以怂叽叽地跑了
结果香帅追上门儿了

==============

第二天一早缩在被子里装死。
楚留香戳戳老白肉乎乎的腮帮子:“起床,陪我去趟衙门。”
老白一听衙门更不干了:“哎呀呀不行,腰疼。”
“我戳的可是你的脸。”楚留香又戳了两下
“你不懂。”老白拿手捂住脸,“这都是一脉相连的,戳一脸而动全身。”
楚留香笑着看他装:“那你躺着,我看你能不能躺上一天。”
老白一脸得意:“你太小看我了,别的不行,论偷懒,除了大嘴谁都赢不了我。”
楚留香无奈地摇摇头,换好衣服出门。
听到楚留香走远,老白翻身下床,抱着桌子上的果盘啃。
第三个苹果还没啃完,又有人推门进来,老白赶紧跑回床上把被子一裹嗷嚎道:“哎呦,腰疼,疼死了,动不了。。。”
佟掌柜打断老白的装样:“别装了,不是香帅,是我们。”
老白一看是佟掌柜他们,一掀被子坐起来:“你们也不吱个声,吓我一跳。”
同福客栈众人围着老白嘘寒问暖。
小贝一脸八卦地凑上来:“白大哥你还好吗,我昨天听着可疼了。”
秀才接嘴道:“就是就是,你也知道咱这古董楼隔音效果不好。。。”
“佟掌柜都跟我们说了,其实你那一次什么都没发生的,昨天应该是你第一次那什么哎。”小郭抱着秀才的胳膊,“秀才跟我说第一次那什么可疼了。”
大嘴看向秀才:“哎我说秀才,你怎么那么了解啊?”
吕秀才解释:“我博览群书,总会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嘛。”
“别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佟掌柜倒是着急,“不行我给你找个按摩师傅,上次石头受了伤就是让师傅按好的。”
“还是湘玉你有良心。”老白娇羞地拍了下佟掌柜的胳膊,“不过我没事儿,我们练武的好得快。”
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佟掌柜小心翼翼的说,“那就是说你今天还能干活对吧。”
“你怎么这么不经夸呢,我刚说你有良心,合着你在这儿等我呢。”老白苦着一张脸,“我是好得快,再快不也需要一个过程吗,哪有咣叽就好了的啊。”
“好好好,你别着急嘛。”佟掌柜赶紧安抚老白,“今天放你一天假。”
“带薪休假?”
“工资照扣。”
“佟湘玉!”
门口突然传来一女声:“怎么,是谁欺负我儿啊?”
众人一听,相顾无言,然后四散逃跑。
还能是谁,白三娘啊。
白三娘气定神闲地走进来:“跑什么跑什么,我还能吃了你们不成。”
众人立马停住逃跑的步伐喜笑颜开地迎上去:“白大娘你怎么来了呀。”
“来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,我们好准备准备。”
三娘在一群人的围绕下做到老白的床边:“准备什么,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我这次就是问询来看看我儿的。”
老白握着白三娘的手哭唧唧道:“娘啊,这次你来晚了一步。”
白三娘小声问:“成好事儿啦?”
众人点头:“嗯。”
白三娘一拍大腿:“你等着,娘给你报仇。”
老白一把拉住白三娘:“别别别。”
白三娘一仰头道:“怎么,他欺负你你还心疼他啊?”
“不是。”老白憋了半天说,“你打不过他啊。”
白三娘冷笑:“哼,我就不信他敢打他未来丈母娘。”
老白用肩膀撞了一下白三娘:“我都还没承认呢,你怎么上赶子给人当丈母娘啊。”
“不承认啥啊,你想让那姓楚的吃了白食就跑啊。”
吵吵闹闹到了中午楚留香才拎着一大包东西回来,一只脚刚迈进门,一粒石子就打了过来,楚留香一闪身,石子擦肩而过。
楚留香挠挠鼻子:“白大娘好大的火气啊。”
大堂内白三娘坐在正座,一帮人忙里忙外端茶倒水,老白小媳妇儿似的坐在白三娘旁边。
“你还好意思说。”白三娘一拍桌子,“不是你我哪儿来这么大火气啊?”
楚留香一欠身:“如此,我便给三娘道歉了。”
“道歉有用的话要当娘的干啥!”
“哎呀娘。”老白拽着白三娘的袖口,“这次不是你来晚了嘛。”
“合着还怪我了?”白三娘甩开老白的手,“让你好好练功不听,这不打也打不过,跑也跑不了。”
老白捂着脸:“你是我亲娘吗,这么揭我老底。”
“你自己不争气还怕我说?”白三娘撇开头,“我不管,楚留香,你敢欺负我儿,我就让你把命留在这儿。”
楚留香竟然也不反抗:“既然是我做错事在先,那就悉听尊便吧。”
“好,算你有骨气,我给你个痛快!”白三娘起身作势要打。
同福客栈众人赶紧冲上去拦。
“白大娘你冷静啊!”
“毕竟是一条人命嘛!”
“香帅人也挺好的。”
“就是就是。”
白三娘一伸手指头:“你们谁拦着我我点谁死穴。”
众人瞬间四散逃走,只剩下老白抱着白三娘的大腿:“有本事你点死我!”
白三娘恨铁不成钢:“你说说你,被人欺负了还护着人家,没点儿志气!”
楚留香还看热闹似的在一旁帮腔:“白大娘说的没错。”
老白一脸“你傻啊”的看着楚留香:“没错啥呀,你别添乱成不。”又转回头对白三娘说,“人没欺负我,你别大惊小怪的。”
白三娘道:“没欺负你?你不是不愿意吗?你不是见了他就跑的比兔子还快吗?”
老白支支吾吾道:“我我我是不乐意,那也不能说是欺负我啊。”
白三娘好笑道:“呵,逼你做不愿意做的事儿不是欺负你啊?那还是宠着你啊?”
老白妥协道:“行行行,我乐意成不成,我乐意我乐意。”
楚留香火上浇油问:“乐意什么?”
老白脸都憋红了:“乐意跟你在一起!能不能憋说话了,啊?”
白三娘应到:“这就对了。”
“你看我娘也不让你说话。”
白三娘摸摸老白的头:“我是说你乐意跟他在一起就对了。”
“就是......”老白突然反应过来,“娘你说啥玩意儿???”
“哎呀我这不就是想让你明确一下态度吗。”白三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“你说你老不好意思承认,天天吊着人香帅多不好。”
老白心里哇凉哇凉的:“你不说好谁欺负我就要谁命吗?”
“要是欺负你的我都要弄死的话,那我不得抄了六扇门啊。”白三娘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傻儿子,“再说了,香帅长的比你帅,武功比你高,银子比你多,口碑比你好,就连登上江湖日报的次数都比你多,还正好瞎了眼看上你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要人命干啥玩意儿。”
老白觉得三娘每一句都戳在自己膝盖上,气呼呼的质问楚留香:“合着你刚才那么配合,是看出我娘啥意思了啊?”
楚留香装傻道:“白大娘什么意思我没看出来,但是你什么意思我是懂得了。”
老白拿手指指了半天气得说不出话,一转身回了屋子,白三娘叫也不回应。
楚留香赶紧拎着包袱追上去,被老白“啪”地用门甩在了脸上。
但是一到门能挡得住香帅就有鬼了。
楚留香带着包袱从窗翻进房间,老白整赌气地趴在桌子上。
楚留香叹了口气,从怀里掏出那把一进同福客栈就带着的扇子走到老白身边坐下,老白扭过头去不理他。
楚留香哄道:“是我无礼在先。”又把扇子推到老白面前,“这把扇子送你,当我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“别想买通我这个社会主义的好青年。”老白瞟了一眼扇子道,“你啥时候开始玩儿扇子了啊,你以为你花满楼啊?”
“你打开看看再说。”
这把扇子从楚留香带进同福客栈,倒是没打开过,老白没忍住好奇心打开来,惊讶道:“这不我以前偷的那把扇子吗?”老白翻来覆去看了看,“扇骨换了扇面儿没换啊。”
“我知道你喜欢,就寻来了,一直带在身上,想着什么时候能给你。”
这扇子是老白以前偷过的,老白顶喜欢上面画的两个小王八过河,不过后来还是物归原主,给还回去了。
老白拿着扇子开开合合:“你还记得我喜欢这个啊,我自己都快忘了。”
楚留香笑到:“你喜欢的东西我怎么敢忘。”
老白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:“咦~别说这么腻人。”又恋恋不舍地把扇子推给楚留香,“不过我金盆洗手了,不收赃款了。”
“扇子不是我偷的。”楚留香把扇子推过去,“我帮了那家人一个小忙,那户人家变把这扇子送给我了。原先的扇骨折了,我便给你把扇骨了,反正你喜欢的也是那两个小王八过河。”
“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,那我就,勉为其难收下吧。”老白收好扇子,努力掩盖自己内心的小激动,“对了,你今天一从衙门回来就带一包东西,啥玩意儿啊?”
“这个啊。”楚留香把包袱拎上桌子,“我今天本来想去衙门找找无双妹妹,结果无双这丫头把咱俩的事儿在衙门里宣扬的尽人皆知,大家就都抢着给咱俩送礼物。”
“我去衙门都心虚,你去倒是夹道欢迎。”老白感慨,“你说都是贼,差别咋就这么大呢。”
“你不都有免死金牌了吗?还怕什么?”
“本能反应本能反应。”老白拜拜手,“都送了些啥啊?”
楚留香一件件往外掏:“这是无双妹妹送的,治腰疼的膏药。”
“......”
“这是娄知县送的保胎药。”
“......”
“这是刑捕头送的喜蛋。”
“......”
“这是燕捕头送的小孩开裆裤。”
“......”
“还有小孩都长命锁,还有双人床,还有喜服,还有生日蛋糕......”
“够了!”老白把东西一股脑全塞回去绝望道,“我心里承受能力有限。”
鸡飞狗跳的一天终于过去,半夜两人坐在房顶看星星。
老白倚在小桌子上忧国忧民:“你看看现在雾霾多严重,半啦星星都看不见。”
楚留香倚在小桌子的另一边:“你眼神不好,那边儿不是北斗七星吗?”
老白仔细看了看确实有,只好愤愤道:“你才眼神不好。”
楚留香附和道:“对对对我眼神不好。我眼神不好看上了你,你眼神好看上了我。”
老白眉头一皱:“我怎么觉得你脸皮最近厚了很多呢。”
楚留香答:“反近墨者黑嘛。”
“唉我说你.......”老白一转头,楚留香的大脸就在自己眼前,楚留香早盯着自己看了,差点儿亲上去。
楚留香往前一凑:“别的不让干,亲还不让亲啊?”
老白瞧瞧私下无人,鬼鬼祟祟地把脸什过去:“亲亲亲。”
楚留香刚要亲上去,楼下院里吕秀才抱着一大盆袜子大喊:“白!展!堂!你说是洗袜子只洗两周零一天加十个时辰,但你这袜子已经攒了俩月了吧!”
老白不要脸地喊回去:“没有没有!我只攒了一个月二十九天半,离俩月还差一点儿!”
吕秀才吼道:“白展堂我跟你拼了!!!!”
老白笑了笑看了眼楚留香,然后“吧唧”一口亲了上去,转身跳下楼顶找秀才去了。

评论(13)

热度(3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