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中的深海鱼

微博欢迎欧美狗来玩儿→http://weibo.com/u/1640838135

一条老咸鱼
咸鱼还摸鱼

【楚白】同志们!!!当年我勾引的那孙子找上门了!!!(三)

梗大概是老白年轻的时候天真地以为香帅和胡铁花是一对儿
中间折腾了一顿之后又以为自己破坏了楚胡这小两口
所以怂叽叽地跑了
结果香帅追上门儿了
=================
(三)

上床事件开始于很久很久以前,那个时候老白还在和姬无命一起偷鸡摸狗。

一天老白做贼似的把姬无命叫来。

老白从门后探出个脑袋:“小姬小姬,来来来。”

“又怎么了啊?”姬无命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老白,“进姑娘闺房又被抓着了啊?”

“什么叫又,说的跟我老干这事儿似的,那次是个意外。”老白把门一关,背贴在门上,神秘地说,“小姬,你有没有发现,小楚有问题。”

“什、什么问题啊?”

“小楚身边女的,是不是太多了?”

“嗨、我当什么事儿呢。”姬无命拉了个凳子一坐,“多就多呗,又不都跟他搞对象。”

“这才是问题所在啊。”老白跟着坐过来,抱着胳膊撑在桌子上,“你想想,这么多女的,他一个对象都不搞,是不是有问题,是不是有问题!”

姬无命被说的有点儿蒙:“那就是没喜欢的呗,感情这种事儿嘛,又不是跟银子似的,说有就有了。”

“不对,你看我给你算算。”老白掰着指头数,“苏蓉蓉,张洁洁,柳无眉,新月公主,石绣云,东三娘,华真真,李红绣,那个樱子还是桃子的,还有一堆我记不起来的,你说这些个哪个不是跟他掰弛不清,你侬我侬,你有情我有意,手续齐全,就差买房的啊?我还特别考证了一下,每个姑娘他都不回应,他都吊着,对人家可好。”

姬无命皱褶眉说:“照你这么说,小楚的生活作风很有问题啊。”

“你看你这说的,他一不piao娼二不劈腿,能有啥问题。”

“那你说,这算怎么回事儿?”

“这个问题我研究了很久,今天早上我一觉醒来,突然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。”

“答案是什么?”

老白一招手让姬无命俯耳过来:“小楚,他喜欢,男。的。”

姬无命惊的蹦了起来,双手护胸:“什什什什么玩意儿?”

“你瞎激动啥,又不能看上你,瞅你长的贼眉鼠眼那样儿。”老白点点凳子让姬无命坐回来,“我觉得小楚和老胡是一对儿。”

“胡铁花啊?”姬无命坐回来,“怎么可能呢。”

“怎么不可能啊。”老白一拍桌子,“青梅竹马,gay里gay气,没跑。”

“可是你想想那个画面,那可是老胡。”姬无命也掰着指头数,“老胡一不爱洗澡,二不刮胡子,三没钱,四邋遢,还黑的跟个煤球似的。”姬无命想到两人手拉手并肩走的画面,表情跟吃了屎一样。

“老胡俩月不洗澡一身馊味儿,小楚鼻子不好闻不到。”老白一拍手,“绝配啊。”

老白觉得楚留香和胡铁花越看越gay。

最后姬无命实在忍不住了,干脆跑去问楚留香。

“小楚,你是不是和老胡是两口子啊?”

楚留香差点儿一口茶喷出来:“咳,你听谁胡说的?”

姬无命就乖乖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。

“原来如此,可我和花疯子真不是一对儿。”楚留香摸摸鼻子,“不过这事儿你先别告诉小白,我要逗逗他。”

姬无命想了想自己打不过楚留香,所以果断地答应楚留香卖掉了老白。

第二天,香帅把老白叫出来喝酒。

老白拎着酒坛子给楚留香倒满一大碗:“就我着酒量,你跟我喝啥啊。”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底那么一。丢。丢。

楚留香摸着碗边问:“那你说,我该找谁喝呢。”

“找你家老胡啊,他那酒鬼,喝起来多带劲。”

“谁家老胡?”

“你。。。”

“恩?”

“我家我家。”

“恩?”

“你。。。我。。。啧”老白一摔小酒杯,“憋藏着掖着了,你俩那档子事儿我早明白了!”酒杯里酒太少,摔完水花都没渐起来,一点气势没有。

“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。”楚留香举起酒碗一饮而尽,“不过那一定是错的。”

两人瞎掰活了半天,虽然老白每次都只喝那么一丢丢,但架不住众志成城,量变产生质变。

老白趴在桌子上嘟囔:“我再也不偷了,嗝。”

楚留香奸计得逞,着架起老白打算回屋。

老白抱着酒罐扑腾:“不行,不能扔下我的钱罐子。”

楚留香忍无可忍,把人敲晕扛回屋。

但是老白还是死命抓着酒罐不撒手。

楚留香连人带酒罐一起扔到床上,叹了口气:“财迷。”

结果转身关了个门的功夫,老白就醒了。

老白侧身躺着,一手支着头一手抱着小酒罐,腿交叉着,妩媚地抛着睁不开的媚眼。

画面太美,楚留香吓了一跳。

“死~鬼~傻站着干啥。”老白拿着发带跟老鸨似的晃了晃,“来嘛。”

楚留香没忍住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看你那熊样儿。”老白说着就开始扒衣服。

楚留香一个健步冲上去按住老白的手,说:“对不起,刚才敲轻了。”

老白眯缝着迷茫的小眼儿:“啊?”

楚留香礼貌地笑着,然后又把老白敲晕了。

这次下手绝对够重。

楚留香长舒一口气,翻身上床躺在老白身边,对着睡到溜口水的老白说:“就等你明早一醒了。”

抱着胳膊躺了一会儿,楚留香突然睁开眼。

不行,如果小白就以为他单纯在自己床上睡了一宿怎么办。

老白以为香帅是gay,香帅就想逗逗他,吓完他之后再告诉他:“让你再瞎想我是gay。”

戏做的不够全啊。

此处响起搞事的BGM。

楚留香把老白自己扒了一半的衣服脱了,就留了条打底裤,头发也给老白散了下来,最后把自己搞得衣冠不整,又抱着胳膊躺回了了床上。

然后香帅又睁开了眼。

戏还是不够啊。

楚留香把面对自己老白翻了个面,用弹指神功“轻轻”在老白腰上弹了两下,又抱着胳膊躺了回去。

然后又睁开了眼。

戏还差一点儿。

楚留香转身把胳膊搭在老白腰上,过了一会儿觉得不舒服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老白搂了起来。

楚留香摸摸鼻子。

小白的腰还挺好搂的。

这次终于睡着了。

“第二天我一睁眼就是姓楚的那张大脸。”老白抱着大嘴的胳膊哭泣,“把我吓得呀,我一点儿点儿蹭想从他怀里出来,结果这个时候,‘吱嘎——’”老白做了一个推门的动作,“老胡进来了,我俩对视了一眼,他‘磅’。”老白又做了个关门的动作,“把门关上了。”

小贝吃惊地呲着牙:“你这是小三被正房抓了个现行啊。”

“就是说。。。去去去,什么小三,纯属意外。”老白踹了脚小贝做的板凳。

小郭又开了一包爆米花:“那你怕什么呀。”

老白欲哭无泪:“说到底我这是破坏了人夫妻感情,拖累了社会前进,对不起党和人民,我能不虚吗我!”

“那那那后来呢。”李大嘴往前凑了凑靠在桌子上,“人没办你啊?”

“办啥呀,咱这轻功白学的啊。”老白一撩刘海一挑眉,“我扯了个被单往身上一缠就跑啊,连鞋都没来得及穿,楚留香这孙子没过多久就追出来了,还追的贼拉快,我这辈子除了被六扇门追,从来没跑这么快过。”

“等等老白。”秀才一拍大腿,“合着你说你跟楚留香比轻功是这么比的啊,怪不得没穿鞋。”

“对啊。”老白一拍秀才大腿,“我还腰疼着呢,几十年的革命老腰了,容易吗。”

小郭问:“那顶风呢?”

老白一脸看智障的表情:“我缠一大被单,不老兜着风吗。”

小郭也嫌弃地看老白:“我看你这不是顶风,是顶风作案吧。”

“哼。”小贝冷哼一声,“那你不是输了吗,人香帅追上你了啊,你不跑不了了吗。”

“咱不有这个嘛。”老白葵花点穴手的姿势一转,得瑟地笑。

大嘴不屑道:“拉倒吧,就你能点住他?你不你们葵花牌倒数第二吗。”

“咳,我是没点住。”老白尴尬咳了两声,“但是我娘点住了。”

“我万万没想到他娘会突然出现把我点住。”楚留香摇摇头,“之后白大娘就把小白拎走了,我俩再也没见过。”

佟掌柜一脸失望,把手绢一扔:“那你俩这不也没做啥子事情嘛。”

“可是他一直以为我俩做什么了啊。”楚留香拿起手绢给佟掌柜塞回手里去,“再说了,以前没做什么,这次也该做点什么了,是不是?”

佟掌柜被塞回的手绢里包着一锭银子,佟掌柜把银子往桌子上一拍:“楚留香,你把我佟湘玉当成什么人了,你以为我为了钱就会让展堂羊入虎口吗。”

“哦?”

“哼。”佟掌柜把银子塞到怀里,“你就算不给钱我都帮你。”
============
楚留香新传和武林外传画风差的太大了。。。我写的都快精分了。。。

下章开车。。。但是我觉得我这哈哈哈哈哈的文风开车估计幻肢都软了。。。

评论(45)

热度(4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