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中的深海鱼

微博欢迎欧美狗来玩儿→http://weibo.com/u/1640838135

一条老咸鱼
咸鱼还摸鱼

【楚白】同志们!!!当年我勾引的那孙子找上门了!!!(二)

梗大概是老白年轻的时候天真地以为香帅和胡铁花是一对儿
中间折腾了一顿之后又以为自己破坏了楚胡这小两口
所以怂叽叽地跑了
结果香帅追上门儿了
===================
(二)
最后大家折中,为了保证自己的财产安全,顺带把老白留下,佟掌柜大发慈悲给老白和楚留香开了个房。

当然房钱还是要付的。

同福客栈发扬着助(八)人(卦)为(到)乐(底)的优良传统,把老白拉到秀才和大嘴那屋,让佟掌柜去客房吧楚留香稳住。

老白这边——

众人嗑着瓜子抱着爆米花喝着可乐。

老白一个人在那儿拿头撞柱子。

“撞撞撞,有本事你真撞死啊。”小郭吐掉瓜子皮,“我们都把你留下了,你还要怎样嘛。”

秀才给小郭捶着背搭腔:“啧啧啧,人是保住了,身是保不住了。”

“瞎说什么呢你。”老白苦着一张脸。

大嘴一边儿把手上的瓜子递给小郭一边儿问:“你说你俩到底咋回事儿啊?”

“这不今天下午,秀才跟我说十八里铺的新华书店打折最后一天吗——”

今天下午——

“老白老白,你就帮我去一趟,买两本书嘛。”秀才揪着老白的衣角撒娇。

“你别恶心我。”老白把袖子从秀才手里扯出来,“你那是两本书吗,你那书单能有两斤。”

“可您是。。。”秀才左右瞧瞧周围没人,小声说,“可您是盗圣啊,这两斤书算什么啊。”

“你还关中大侠呢,不能自己去趟儿?”

“这不天晚了嘛,我怕我赶不上,书店就关门了呀。”

“那你租匹马呗。”

“这不,这不是花钱嘛。”

“合着我就是你那免费劳动力啊?不干。”

“老白~我要省钱给芙妹买首饰的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芙妹那脾气,把我打伤了,医药费比首饰都贵,主要是打完了首饰还是要买的呀,买还要买的比以前的首饰贵,这一贵我又拿不出钱,拿不出钱又要被打,被打之后。。。”

老白被烦的拜拜手打断他:“成成成,我就去一趟,你帮我洗一个月的袜子。”

“一周!”

“三周。”

“两周!”

“两周半。”

“两周零一天!”

“两周零两天。”

“两周零一天加六个时辰!”

“两周零一天加十个时辰。”

“两周。。。你就差那四个时辰啊!”

“那你就差那一天啊!”

“好好好,就两周零一天加十个时辰,你快去,这是书钱。”

秀才开心地把钱塞到老白手里,老白起身赶往十八里铺。

在书店买完书,老白就拎着捆好的书往回走,路上路过一茶馆,听到一说书的言道:“论轻功,这盗圣哪儿赶得上盗帅楚留香啊。”

老白一听就不乐意了,抬脚打算进去理论两句,结果茶馆里面一人先出了声:“此言差矣,他俩比赛那天,白玉汤光着脚。”

这声音老白一听就打了个哆嗦,还能是谁,就楚留香那祖宗呗。

老白茶馆也不进了,拔腿就往回跑。

镜头转回香帅这边——

“楚公子你是咋找到展堂滴嘛。”佟掌柜连哄带骗地把楚留香拉倒客房里,“展堂藏到这里可没多少人知道啊,谁告诉你的啊?”

“谁也没告诉我,我无意间听展红绫说小白在十八里铺附近。”楚留香无辜地托着腮帮子,“细问她她却不说了。”

佟掌柜心说当然不说了,哪有跟情敌分享请报的。

“那你又是咋找上门来的嘛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想来十八里铺碰碰运气,正好听见一茶馆里有人说我和小白的书——”

今天晚上——

茶馆里说书的还嘴:“你怎么知道白玉汤光着脚?你看到了啊?”

楚留香还没来得及回应,突然察觉外面又一人用轻功开溜了。

这份轻功除了自己还能是谁,小白啊。

楚留香将杯里茶水一口饮尽,起身扔下粒碎银便追了上去。

追到一家客栈小白就没了踪迹,楚留香便翻身上房偷听查看。

“追债的来了,我出去躲两天,这两天活儿就都给小郭干,当然工钱还是要算我的啊。”

怂的这个样子,肯定白展堂没错。

再回到老白这边——

“对不起啊老白,都怪我让你去买书。”秀才满脸愧疚,“我这次帮你多洗半个时辰的袜子。”

老白嫌弃道:“你就抠吧你!”

“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嘛!”小郭护着秀才,“你俩旧情复燃,不也挺好的嘛,盗帅哎,长的帅,还有钱,武功又好,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呐。”

“拉倒吧,有啥旧情啊你就复燃。”老白一拍大腿,“再说了,我这东北大糙老爷们像少女吗!”

小贝吃惊的捂住嘴,看似小声实则大声地说:“这么说你俩这是一。夜。情。”

老白戳戳小贝的脑袋:“你平常都看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呢,小小年纪不学点儿好。”

小郭一把搂住小贝要被老白戳爆的脑袋:“可你都上人家床了!”

“我当时喝多了,醒来就在那孙子的床上了。”

大嘴好奇问:“不是,你喝多了躺人床上睡一宿挺正常啊,怎么被那楚留香说的那么玄乎呢?”

老白捂住脸,不堪回首道:“我醒来的时候被他搂着。”

众人:“恩?!”

老白:“两个人还衣冠不整。”

众人:“恩?!!”

老白:“我还腰疼。”

众人:“恩??!!!”

老白:“这一幕还被他相好给看见了。”

众人:“恩???!!!!!”

老白:“你们憋都瞅着我啊,我喝醉了什么熊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我也想知道发生了啥啊!”

这边儿佟掌柜也问到了这个问题。

“那楚先生,展堂又为什么上了你滴床啊?”

“为什么?”楚留香憋着笑说:“因为他,傻。”

评论(33)

热度(4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