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中的深海鱼

微博欢迎欧美狗来玩儿→http://weibo.com/u/1640838135

一条老咸鱼
咸鱼还摸鱼

【楚白】同志们!!!当年我勾引的那孙子找上门了!!!(一)

半夜摸鱼
梗大概是老白年轻的时候天真地以为香帅和胡铁花是一对儿
中间折腾了一顿之后又以为自己破坏了楚胡这小两口
所以怂叽叽地跑了
结果香帅追上门儿了

===================
天色不早了,差不多到打烊的时候了。

老白不在,就轮到小郭关门插栓子了。

这门刚要关上,老白就火急火燎地跑进来,把手里的一捆书往吕秀才怀里一扔,然后二话没说开始收拾行李。

“展堂展堂,你这又是揍啥嘛。”佟掌柜赶紧拦住老白,“六扇门又来抓你了?”

“抓啥玩意儿啊!”老白把自己的胳膊从佟掌柜手里抖出来,把包袱一系,“追债的来了,我出去躲两天,这两天活儿就都给小郭干,当然工钱还是要算我的啊。”

“唉唉唉,你这是什么意思嘛。”小郭一插腰往门口一挡,“我凭什么帮你多干两天活呀,不说清楚别想走哦你。”

“就是嘛老白。”大嘴一边儿磕着瓜子儿一边儿看热闹,“就是以前被你偷得人找上门儿来,你把东西还给人家不就得了。”

秀才也抱着怀里的书帮腔:“钱不够大家就给你凑,别动不动就跑啊。”

“要是还钱还好了呢。”老白苦着张脸道:“可这玩意儿不是钱债,是桃花债啊。”

“哦呦呦~”小郭双眼撒发出八卦的光芒,“没想到老白你除了展红绫,还有别的小~桃~花~呀~”

“哎吗姑奶奶!”老白急得跳脚,“我以后再解释成不成,再不跑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老白一听这声音愣了一下,然后“噌”地躲到了秀才身后。

小郭身后突然出现一白衣青年,吓了小郭一跳。

“哎我说你。。。”小郭气得一转头刚要骂,结果抬眼一看对方的脸,瞬间笑得像朵花一样,“我说你,你,你长得蛮帅的嘛,嘿嘿嘿嘿”

老白躲在秀才身后嫌弃道:“小郭,你能不能别这么没出息。”

“就你有出息。”佟掌柜看了一眼老白,“你倒是从秀才身后出来啊。”

白衣青年挑眉笑到:“小白,你呆的这个地方,倒是挺有意思的嘛。”

“没意思没意思。”老白笑得一脸谄媚迎上来,“我们这地儿可无聊了,您上别地儿找乐子去。”说着就把白衣青年往外送。

“哎~你可不能这样啊小白。”白衣青年一个转身回到了店内,“上了别人的床,还把别人往外赶,这算什么事儿。”

“恩?!”同福客栈的众人异口同声,炯炯有神地盯着老白。

老白一抹布就捂在白衣青年嘴上,“你你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,我是那种上别人床的人吗!”

同福客栈众人又异口同声道:“是。”

白衣青年拿扇子把抹布顶开:“噗,你这抹布擦过什么啊?”

老白翻了个白眼:“都是抹布了,你说还能擦啥。”

佟掌柜开口问道:“说了这么久,不知兄台尊姓大名?”

白衣青年一收扇子作揖道:“在下楚留香。”

然后楚留香就觉得自己腿上多了个挂件。

莫小贝抱在楚留香腿上问:“能,能给我个签名吗?”

“小贝!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。”佟掌柜一摔手绢,“能跟你合个照吗?”

小郭探出个脑袋说:“签名照也行!”

“你们一个个都咋回事儿啊。”老白一脸恨铁不成钢,“我和他差不多水平,你们咋就这么差别对待呢。”

“差不多水平啊。”楚留香一扫凳子坐下看着老白,“小白你是指哪方面呢?”

“啥玩意儿小白,跟你熟吗就小白。”老白拿抹布往楚留香脸上扔,“还耍帅,这儿一共就仨女的,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学龄前儿童一个母老虎,耍什么帅。”

小郭也不气,跟在一旁瞎起哄:“就是,叫什么小白哦,多生份啊,叫玉汤好啦~”

老白恶狠狠道:“郭!芙!蓉!”

老白作势要点她,小郭赶紧缩到佟掌柜身后。

“好了好了不要闹了。”佟掌柜出来打圆场,“不知道香帅这次来,所为何事啊?”

“欠债还钱,欠情还人,我今天来,是专门来掳小白走的。”

“掌柜的~”这回老白也缩佟掌柜身后了。

佟掌柜正气凛然的往太师椅上一坐,字正腔圆道:“楚先生,白展堂是我同福客栈的人,卖身契还在我手上,可不是你说要掳,就能掳走的!”

老白趴在太师椅背儿上小声问:“我啥时候买给你了啊?”

佟掌柜小声回:“我就吓唬吓唬他。”

“哈。”楚留香气定神闲地倒了杯茶,“佟掌柜,就不怕我下狠手?”

佟掌柜不屑:“哼,你又不杀人。”

楚留香没说话,从怀里拿出一支簪子搁在桌上。

那是佟掌柜的簪子。

“哼。”佟掌柜冷笑一声“楚留香!白展堂就归你了!”

“湘玉!你咋这样呢!”老白揪着佟掌柜的胳膊晃。

佟掌柜可怜巴巴地握着老白的手说:“展堂啊,他是不杀人,可他偷钱啊,我一共就那么点儿家当,经不起偷啊。”

“那你就把我卖了啊!”

“你能卖那么多钱还好了呢!”

“咳咳。当断则断,你们可要决定的快点儿。”楚留香一边儿说一边儿又慢悠悠掏出小郭的一支镯子。

“老白你就从了吧!”小郭跟佟掌柜一起把老白往楚留香那边儿推,老白誓死抵抗。

“你们怎么对老白呢!子曾经曰。。。”

楚留香从腰上解下一枚刻着“关东大侠”的牌子。

“。。。子曾经曰过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”说罢秀才也加入了推老白的行列。

大嘴见状立马倒戈:“老白啊,估计我那玄铁菜刀也保不住,对不起你了啊!”

“白大哥,我,我零花钱就那么点儿,不能再被偷了!”

老白死命扒着桌子大叫一声:“行了!”

众人停手,老白从桌子上直起腰来:“这样吧小楚,一报还一报,我当年上了你的床,现在你上我的床,这就算扯平了,怎么样!”

“行啊。”楚留香一甩袖子起身,“你房呢?”

大嘴回答:“他没房。。。”

“。。。那他床呢?”

同福客栈众人齐齐指向那几张并在一起的桌子。

楚留香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评论(47)

热度(624)